未分类

免费污视频

   对于帝国…更准确的说,是整个秩序世界所有信仰秩序之环,崇尚“骑士文化”的信徒们而言,“血色燕尾旗”是一个极其特殊的符号。

   它最早出自于“七大骑士”神话——六位来自世界各地的勇士团结在“龙骑士”赫瑞德的麾下,向暴虐而残酷的黑暗生物与邪神发起挑战。

   当决定世界未来的宿命之战来临时,赫瑞德骑乘着他的巨龙伙伴,高举能刺穿苍穹的旗枪,孤身向邪神发起最后一次冲锋。

   他的枪尖上,飘扬着一面红色的燕尾旗。

   赫瑞德家族的徽章是蓝白相间的底色上一朵金色鸢尾花,象征着他宽容而无私的性格;他的旗帜盔甲上,从未用过红色。

   “…倒在征途中的勇士们,将用自己鲜血染红的燕尾旗,系在赫瑞德的骑枪顶端,将一切希望寄托在他无坚不摧的枪尖之上……”七大骑士的神话中如此记载道。

   因为这一传说,加上越来越多信仰秩序之环的信徒随之效仿,并且出现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一旦竖起这面旗帜,就标志这支部队将战斗至死,绝不退缩。

   望着塔楼顶在寒风中猎猎作响的红色燕尾旗,布勒·玛缇亚斯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

   在他的记忆中,鹰角城的要塞司令官是个挺懦弱,而且无能到毫无领导能力的家伙;身为鹰角城级别最高的军官,在军事会议上没有任何主见,完“尊重”多数人的意见,甚至连个像样的防御计划都拿不出来。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点,鹰角城北面的防线也不会在南部军团的猛攻下崩的那么快;布勒·玛缇亚斯的“投诚计划”,也不会进展的那么容易。

   而现在…这个“半血”的,懦弱而又毫无主见的家伙,却在自己高贵的“纯血”骑士面前,竖起了血色燕尾旗。

   他居然要死扛到底?

   异国少女蓝色双瞳清纯写真

   精灵骑士的嘴角微微抽搐,他完不能理解对方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仗打到这个地步,他以为还能靠那几百个打光了弹药的士兵就能夺回要塞吗?

   而在他前面的精灵前哨军士兵们也是差不多的想法:战斗已经结束了,继续再打下去没有任何意义,更何况他们“投诚”的目的是为了活下去,干嘛要替克洛维人送死?

   伴随着浓重的厌战,畏战情绪扩散,精灵骑士和一千多精灵前哨军干脆停止进攻,转而在周围展开了防御阵型,并做好了随时撤退的准备。

   布勒·玛缇亚斯的算盘打得非常好——精灵前哨军是他投诚和保命的本钱,根本不可能白白浪费在这种地方;安森·巴赫要是想彻底消灭这支所剩无几的守军,那就让他自己来打好了。

   反正不论是接下来向伊瑟尔继续进攻,还是控制整个鹰角城的城防,自己对他都还有利用的价值,完不用担心……

   正当他得意洋洋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精灵骑士猛地回头,在看到对方脸孔的瞬间立刻微微蹙眉:

   “法比安少校,怎么是您?”

   “安森·巴赫司令命我打扫战场,顺便了解一下进展。”

   背着双手的法比安表情冷漠,一丁点儿想要寒暄的意思也没有:“情况怎么样了?”

   “就和您看到的一样。”

   布勒·玛缇亚斯冷冷道,对方那毫不客气的口吻和卑贱的身份让他非常难受——他对克洛维军制了解一点儿,知道对方充其量就是个团长级别罢了:

   “鹰角城内绝大多数的反抗力量都已经被扑灭,一部分兵力正在控制周围的城防,清剿某些漏网之鱼而已。”

   “现在最后剩余的,就只有眼前死守在塔楼内的几百名残兵和他们的指挥官了;不过这些家伙已经打光了弹药,死伤惨重,也没有任何补给和退路,只是在垂死挣扎而已。”

   精灵骑士说着,表情中隐隐带着几分自得——虽然是反叛,但能仅用不到两千人攻下兵力是自己两倍还多的坚固要塞,足以证明他和他麾下前哨军的实力。

   “很好。”面无表情的法比安点点头,既没有称赞也没有鄙夷:

   “那您还需要多久才能消灭他们?”

   “多…法比安阁下,您没听懂我的意思吗?”

   布勒·玛缇亚斯冷哼声:“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他们没有弹药,没有补给,而且伤亡惨重!这种认不清形式死扛到底的家伙根本……”

   “要多久。”

   法比安毫不客气的打断他:“我要一个准确的时间,才能向安森·巴赫司令官汇报。”

   “我……!”

   被连连逼问的布勒·玛缇亚斯的表情扭曲了起来,无名的怒火在胸口熊熊燃烧。

   没错,我是向你们克洛维人投诚了,但那是因为身为纯血骑士的我愿意遵守和你安森·巴赫之间的承诺,是出于高贵之人间的互相信任。

   是投诚,不是投降!不是投降!不是投降!

   我手里还有一千多精锐的伊瑟尔前哨军,我是高贵的玛缇亚斯“纯血”贵族,你怎么敢让一个小小的少校用这种口吻质问我?!

   深吸口气,布勒·玛缇亚斯目光微寒瞪着法比安:

   “我没义务对你说这些。”

   “安森·巴赫他要是想知道,就让他自己来问我!”

   话音落下,他便转过身去,甩给对方一个冷眼。

   “确实。”

   法比安的脸上没有半点被羞辱的迹象,还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这一切都是您和安森·巴赫司令间的私人约定;我一个小小的下属,没资格过问这种级别的事务。”

   他的语速很慢,话语中还带着几分诚恳,仿佛是在向对方道歉一样。

   背对着法比安的精灵骑士轻哼一声,嘴角得意的勾起。

   而就在下一秒,一道不太能看得清的黑影突然从他面颊闪过。

   “啪!”

   清脆的抽打声响起,精灵骑士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就发现视线中天旋地转,瞳孔中高耸的塔楼突然“横倒”了下来。

   下一秒,剧烈的痛感在他面颊蔓延,眼睁睁看着血沫和碎裂的牙齿从嘴角喷出。

   “啊啊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惊动了周围的精灵士兵,惊愕的看着面无表情的法比安一脚踩在精灵骑士的脖子上。

   “我一个小小的少校没资格过问这种大事,但是……”

   法比安盯着精灵骑士惊怒的眼睛,慢条斯理,一字一句道,右手的左轮枪顶住了他的脑袋:

   “您似乎对我们二人之间的身份,产生了某些误会。”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少校,而您,还有您麾下的这些‘忠诚勇敢’的伊瑟尔精灵士兵们……”

   “只是安森·巴赫司令的俘虏罢了。”

   “如果不能为司令夺取鹰角城,那你们的利用价值将不复存在;只是一群看着碍眼,浪费粮食的渣滓。”

   “打死你们,不打死你们…对我,对安森·巴赫司令而言,都不会有什么影响。”

   “懂吗?”

   不屑的看着精灵骑士敢怒不敢言的表情,缓缓抬头的法比安将冰冷的目光扫向周围的精灵前哨军。

   惊愕的士兵们足足愣了将近半分钟,然后孤身一人的陆军少校瞬间被近百支步枪对准了从头到脚的每一个空隙。

   只要布勒·玛缇亚斯开口,他瞬间就会变成浑身漏血的筛子。

   但法比安的脸上甚至没有一点点的惧色,他轻轻抬起左手在嘴前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抬手指了指头顶。

   下一秒,抬头望去的精灵士兵们纷纷面色惨白——不知不觉间,跟在他们后面一起攻入要塞的克洛维士兵,已经彻底控制了最内圈的城防,正在城塞上举枪指着他们!

   甚至还有城防炮也已经转向城内,漆黑的火炮旁边堆满了专门扫荡线列使用的榴霰弹…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这样的火力,这样的布置…不要十分钟,刚刚在同胞面前大获胜,把残兵压制在塔楼内的精灵前哨军,就会变成一地的尸体。

   一个也别想逃出去。

   或者说即便逃得出去,又能怎样?

   南面和北面都是克洛维人的防线,脱离部队孤身一人的士兵,难道还能活着闯过用堑壕炮垒构筑起来的防线?

   看着城墙上黑压压的一片,精灵士兵们咽了咽唾沫,看着像破布似的倒在地上的精灵骑士,缓缓收起武器,退回了自己的队列。

   法比安的视线也重新落回了布勒·玛缇亚斯脸上——被踩着脖子的精灵骑士面颊涨红,瞳孔中却是失魂落魄般的灰白色。

   “很好,看起来您终于弄清楚自己的地位和处境了。”法比安依然毫不客气,不加掩饰的讽刺道:

   “放心,只要您还能继续保持自己对安森·巴赫司令的价值,您就仍然是高贵的‘投诚者’,地位也在我这个小小的少校之上;只要司令同意,您想报复随时都可以报复。”

   “现在告诉我,您还要多久才能消灭他们?”

   ………………

   凌晨两点四十五分,精灵前哨军对鹰角城守军发动了最后的总攻。

   面对守军的殊死顽抗,布勒·玛缇亚斯依然选择了和之前相同的战术,同时从塔楼的四面同时发动进攻;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彻要塞,尖啸的铅弹一遍一遍扫荡着塔楼底层的大厅。

   滚滚浓烟中,精灵骑士下达了冲锋的命令。

   然后他们就遭到了一轮蓄谋已久的齐射。

   弹药耗尽的要塞守军利用前哨军中间短暂的“休战期”,从墙壁和地面上扣出了对方打过来的铅弹,又拼命搜集了每个人火药包中最后残留的一点点剩渣,总算攒够了一个连队一轮齐射的数量。

   但这也就是最后的齐射了…守军士兵们默默的擦亮枪口下的刺刀,在要塞司令官嘶哑的喊声中在塔楼底层组成了空心方阵。

   伴随着刺耳的军号声,精灵前哨军的士兵们像扑向礁石的海浪般涌入塔楼,和要塞守军重重的撞在一起,每一次的冲击都能听到刺刀碰撞,撕开血肉的声响。

   两支看上去一模一样,战术也完相同的伊瑟尔精灵军队,在两面完相同的旗帜下彼此展开了最血腥的白刃战厮杀。

   尽管前哨军拥有着战线上的绝对优势,能够同时从四面围攻残存的要塞守军;但竖起血色燕尾旗的守军靠着悍不畏死的战斗意志,硬生生顶住了数次冲锋。

   而始终无法撕开阵型,根本毫无士气可言的前哨军伤亡开始扩大,开始从一比二,到一比三,甚至是一比四的比例飞速增长。

   对于任何一个合格的指挥官而言,出现这样的状况都应该立即停止作战,重新思考进攻方式;但满脸是血的布勒·玛缇亚斯就像是没看到一样,机械的对后排的预备队下达了进攻命令,不顾一切的向孤零零的塔楼投入更多兵力。

   随着这种近乎用士兵生命铺路的战术,塔楼内的要塞守军终于开始出现体力不支和飞速增加的伤亡;精灵前哨军趁势猛攻,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了塔楼。

   阵型被彻底撕碎,穿着近乎相仿军装的精灵士兵们开始不分敌我的绞杀在一起;双方甚至已经不再关心眼前究竟是谁,只是拼尽一切的刺出手中步枪上的刺刀。

   至此,为了攻入兵力仅剩不到两百个精灵的塔楼,前哨军付出了两倍以上的伤亡。

   被斩断一只手臂的要塞司令官在十几名卫兵的掩护下后撤,沿着楼梯向塔楼上方且战且退;而撕碎了大厅内所有守军的精灵士兵们,也沿着楼梯一路向上追杀。

   他们似乎忘记了手中步枪里的铅弹,挥舞着刺刀和残存的守军拼杀。

   最终,一路撤到塔楼顶端的要塞司令官用仅剩的手扶着旗杆,被六支步枪钉死在地上,用行动践行了自己的骑士誓言,战至了最后一刻。

   在寒风中猎猎作响的血色燕尾旗,随风飘向了白雪皑皑的晨曦冰峰。

   圣徒历一百年五月二日,凌晨三点十五分,鹰角城陷落。

   安森以下风暴师近两千之众,军零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