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茄子短视频软件下载破解版

   元旦过去,这就是新的一年。

   Prince小镇的景元姗,像是要冬眠。

   反正外边积雪未化,好冷的。宅家睡觉简直人生最幸福的。

   就这时候,金卡奖发出了消息。《九洲》获得14项提名。

   Sarah,显然在最佳女主角中。Renoir,就是最佳导演了。

   景元姗困的,和毕婵说一声,就继续睡。

   何娟就细心照顾她,女人不容易,这奖爱咋咋地。

   不用看国内都知道,指定叫上了。

   一方面,金卡奖,和牛哔奖有一拼,国内好想要但金卡爸爸就是不给。

   一方面,Renoir,比恐怖乂分子还敏感了。

   事实呢?Renoir将景元姗带到这高度,不说感恩,还各种刺激。

   顾先生但凡大方一点,结仇还有相逢一笑泯恩仇,他能大方的站在Renoir跟前,那个拐他媳妇的不得惭愧?明明占理,要变成理亏的一方,过了。

  
等待王子的清雅女郎

   何况,顾先生这么对景元姗,不说她为国内电影做的贡献?

   一切,都抵不过他一颗心。抵不过那些人的侮蔑。

   这份情,没有金坚,扛不住真金不怕火炼。

   星海,向殿下表示恭喜。

   提名不是获奖,那也是难得的。国内就没机会。

   然后大家都没多说,也算克制了。

   另一方面,就扯了。

   【Renoir携女主角再次横扫】

   【Renoir和Sarah将再次合体】

   【景元姗提前到了梅李国】

   看起来没错,不过,和景元姗有关的,最后还是被禁了。

   告诉他们,景元姗的名字不能随便用了。别人爱说说去。

   但这,已经触动顾家的神经。顾钧凯飞到梅李国。

   景元姗在睡觉,所以,顾钧凯见不到。

   景元姗也不是长眠,睡醒了,默默的看书。

   毕婵很生气,殿下其实心里有数,顾家这举动,很不好看。

   殿下就算和Renoir见面怎么了?越不见面越显得有罪,本来就没罪好吗?这是随便给她定罪。搁谁不生气?

   以为顾家手伸这么长呢。管好他们自己。

   国内,不少人跑梅李国,而梅李国就有一大群的狗。

   一大群的狗跑到Prince小镇,就不太友好了。

   他们把这儿当什么?简直是无知!

   到了Prince小镇都不长点脑子,小镇一些Sarah的影迷,能将他们怼的生活不能自理。

   Prince一群的学霸,怼人的功力也凶残,一群狗只能换地方了。

   阳光午后,景元姗到图书馆。

   大妈看她宁静的女孩,有种超脱,关心:“怎么来的少了?”

   景元姗的笑带三分神秘的甜美:“冬天例行冬眠。”

   大妈看看她肚子:“还好吗?”

   景元姗点头:“很好。”

   在图书馆坐着,都快睡着了。

   毕婵过来,将她搀扶、半抱着走了。

   朱轩手里拿一摞书,让他看估计就成仙了。

   几个学生看到Sarah挺高兴,虽然是学霸,能拿影后也不错。

   不去歧视另一种职业,相反,一个职业能做到这程度,应该赞扬。

   不是学霸跑去就能演,物理学的跑去搞数学、数论改拓扑学,确定能行?

   关键是夸人是一种好习惯,与自己又没太大关系。

   回到房子,景元姗倒头就睡,瞌睡虫附体似得。

   毕婵觉得睡觉也好,少些烦恼。再豁达的人,真正爱的人不能靠近,能好受吗?

   当初在法兰国,无法靠近顾先生,但她在坚持。最后顾家断送了。为何还能来提要求?

   国内,顾家。

   顾渊泉挺冷静的。

   刘道真女士看她儿子,估计在算计人了。

   他其实很聪明,顾家精心培养的。年纪轻轻接掌故源集团。

   有人总要挑衅,惹毛他、后果自负了。

   甚至,他现在是错杀一千不放一个,谁撞上来算谁倒霉。

   以为顾家打击不了很多?恰恰相反。

   何况,不需要顾家去打,那些没对手吗?只要算的准,就得一次大洗牌。

   那些算来算去,最后老本都搭进去,刘道真是不会同情的。

   顾肇昌先生没什么事,帮儿子算计人,太烦了。

   顾肇昌不会自作聪明,也不搞大的,小的也够他们手忙脚乱。

   要过年了,局面挺有趣。

   有人看不懂,有的还是没看懂,因为乱成一锅粥了。

   大家都乱,别看顾家的笑话。顾家有什么好笑的?

   顾家是一般人能笑的?一拨被先炮灰,这年是别想过了。

   畏罪自杀好几个。大家都觉得不一般。事情还没停。

   惹怒顾先生,是这么好收场的?一个个不是东西,这是为民除害。

   有人知道不知道,这机会还真是要干。

   景家,杉杉、思裳和妹妹都在家,注意关好门窗,防火防盗,年货肯定要囤够。

   景二珊过来,她结婚了就是不一样,看着这个家都齐了。

   杉杉也是领证的。

   所以,思裳、无衫、都得学会自己过日子。好在几年一直在学,不慌。

   吃过饭,姐妹几个一块看电视。

   这是温馨的时候。

   大家也知道,若是大姐早早嫁出去,妹妹就会失去依靠。心里的依靠是很奇怪的,有的靠,踏实。也不是她们连累大姐,只是知道大姐付出了什么。

   杉杉心想,大姐还弄个研究中心,以后还得操心。

   这就是不论到哪儿,为国内做的了。

   有些东西,他们看不见。电影,那些贡献看不见吗?

   景思裳指着电视骂,竟敢说大姐!

   杉杉拦她。背后不知道谁呢,什么下场也不好说。

   何况,瓦砚粉丝在乎他们几句说?

   无衫吃着苹果:“我在帕里,一些人还想套我话。好像我给大姐带什么东西。”

   如此热衷于捉歼,然后判定大姐人品不行?

   人品行不行大家不是看着?

   就像杨老的研究看不懂,一天说他媳妇。

   好像以此就能否定一个人。那就不知道他自己的人品能撑起这个审判不。

   自己不正,说的话自然可信度低。

   幼琼吃核桃。

   思裳问:“要不要做核桃蛋糕?”

   二珊看她:“不是要减肥?”

   思裳云淡风轻:“我吃完跑五公里。”

   杉杉点头:“明天做,让你有力气跑五公里。”

   思裳的厨艺就是不行,做个家常菜。

   关了电视,思裳自己拉小提琴,比那格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