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黄色软件污

   拥堵不堪的腓特烈大街上,一辆不起眼的老式四轮马车缓缓行进。

   梅斯·霍纳德安静的倚靠着座椅,将随身携带的《艾萨克·兰德生平》摊放在大腿上,借着窗外的阳光轻轻翻阅。

   坐在对面的年轻学士从马车抽屉中取出准备好的葡萄酒和玻璃杯,一丝不苟的斟酒,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缓缓推到梅斯·霍纳德伸手便能端起的位置:

   “教授……”

   “你今天太过分了。”头也不抬的教授轻声道,目光正好落在描述圣艾萨克遭到同伴背叛,被炸死在家中的段落:

   “安森·巴赫是接下来我一系列计划的关键,有很强的利用价值;即便只是他在雷鸣堡的功绩,也值得你表现出尊重——即便是不情愿的。”

   “万分抱歉!”

   惊恐万分的年轻学士猛地低头,笔挺的身体般微微颤抖:

   “我、我没有任何多余的意思!我、我只是……”

   “嫉妒?”

   梅斯·霍纳德翻动着书页,很是不经意道。

   “绝非如此!”

   笑容好甜

   年轻学士像触电般猛地停止身体,瞪大的双眼瞳孔皱缩:“只是时间紧急,不得不打断您和安森·巴赫阁下的交谈,除此之外绝无……”

   “够了。”

   微微蹙眉的梅斯·霍纳德轻声打断道,右手端起了桌上的酒杯,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手中的书:“然后告诉我让你如此无礼的原因。”

   年轻学士长舒口气,惊恐的神色迅速恢复了一开始的冷静,冰蓝色的眸子冷静的望着教授:

   “我们暴露了。”

   拥挤不堪的街道上,刚刚拐过一个路口的老式马车停在了路旁的煤气灯下。

   “这是从近卫军内部弄到的线报,还有昨天王都中央西站骚动的事件经过。”年轻学士从衣袖间抽出一张字条,轻轻压在酒杯下:

   “近卫军第二战列兵团团长萨赫·瓦尔德中校,在去年的十二月三日发现了您的行程,并从那天以后一直在派人监视我们。”

   “哦?看来我应该拜访一下这位称职的近卫军长官。”

   轻轻合上书本,梅斯·霍纳德笑了笑:“他眼下在什么地方?”

   “墓地。”年轻学士简短道:

   “他死了,死在钢铁苍穹号上一起荒谬的勒索仇杀案中。”

   略有些惊讶的梅斯·霍纳德微微眯起了眼睛。

   “我们的线人说,目前近卫军正在力搜捕一个叫‘德拉科·维尔特斯’的小说家,此人在《克洛维真相报》就职,和那起荒谬的凶杀案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年轻学士盯着窗外经过的行人,谨慎的压低了嗓音:

   “非但如此,此人还搜集到大量有关近卫军的各种隐秘情报和计划,目前下落不明,只能断定他暂时还未能离开克洛维城。”

   “最重要的是在他手里的内容中,有关于您和整个组织的情报!”

   梅斯·霍纳德微笑着,端起的酒杯停在了半空。

   “我现在必须返回圣艾萨克学院,有一场学术会议在等我,而你……”摇晃着杯中的紫红液体,教授温和的看向那双冰蓝色的眼睛:

   “而你,立刻回一趟王家军事学院去帮我取一些东西,如果有人询问…就说我在资料室里不小心遗失了一份重要的笔记。”

   “是!”

   年轻学士起身离开马车,朝着学院的方向匆匆而去。

   望着那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梅斯·霍纳德嘴角的微笑变得玩味起来:

   “先是奥古斯特,现在又有钢铁苍穹号…呵呵,看来一下次见面时,和亲爱的安森·巴赫同学又有更多的谈资了。”

   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的教授,紫红色的液体如鲜血般在他的嘴角和脖颈间流淌。

   ……………………

   也许是因为太过忙碌,“冒充”圣艾萨克学院学生的安森几乎没费什么功夫,就顺利混进了王家军事学院的资料室,并且找到了之前梅斯·霍纳德整理的内容:

   《关于南部低阶军官于克洛维城外派与出行申请》。

   嗯,和自己一开始猜的差不多…趴在资料堆里的安森,一目十行的扫过上面一条条乱如麻的登记记录。

   对于军官——哪怕是低阶军官——的出行和委派,克洛维王国有着一套名义上十分严格的管理制度,每次都需要被登记在册,并能以此来核实对方的身份和追查责任。

   但反过来说只要能掌控这些花名册和登记记录,就能在一个不存在的地点创造一个不存在的“军官”,尤其是军衔在上尉之下的低阶军官。

   步兵连长,预备尉官,军旗手,军号手,司务长…这些真正控制着王**队,却又极少能被详细登记在册的军官们,就是梅斯·霍纳德的目标。

   一个低阶军官的身份或许并没什么了不起,但却可以让伪装者轻易敲开某些会对外人紧闭的大门;不愿惹事的富商和地方贵族们,极少会拒绝一个有权持枪者的合理请求。

   而梅斯·霍纳德就是利用这一点,不止一次的隐藏身份在王国境内四处行动,完成他的某些计划——按照某个话痨小说家搜集到的证据,他和王都内数起凶杀案都有所牵连却能安然无恙,靠的就是着这些“身份”。

   而他今天会出现在王家军事学院,大概是为了利用这次机会为某次行动做收尾工作。

   但他不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只要能在记录中找到某个原本“不存在的军官”,就能拆穿他这套玩了很久的把戏。

   再等到不得不面对黑法师和他的地下邪恶组织时,自己就有了一张反水时的底牌。

   瞳孔骤缩的安森,视线停在了一个叫“约翰·內斯”的司务长名字上。

   就在此时……

   “嗯?!”

   浑身一震的安森,心脏上的六芒星烙印传来和之前相同,但却更加猛烈的灼痛感。

   梅斯·霍纳德,他回来了?!

   还是说…这栋机关大楼里有第三个施法者?!

   快速合上手中的名单,拼命让自己保持冷静的安森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资料室的大门。

   幽静到只有翻页和呼吸声的资料室内,能清晰地听到门外那略带急促的脚步声,而且是越来越快。

   胸口的刺痛感越来越明显,缓缓站起的安森躲在一旁的书架侧,放在腰后的右手做好了拔枪的准备,死死盯着资料室房门的视线,仿佛已经能看见那个在快速迫近的身影。

   三步、两步、一步……

   “砰!”

   房门被猛地撞开,一双眼睛犹如利箭般投向安森刚刚所坐的位置。

   一双冰蓝色的眼睛!